推广 热搜: 湖北  土豆  菠菜  台湾  贵州  南京  白菜  葡萄  供应  甘肃 

聚焦中央一号文件:农业保险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强保障

   日期:2021-02-24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记者 钱林浩    浏览:61    评论:0    
核心提示: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日前正式发布。文件内容显示,在接下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过程中,农业保险依然被
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日前正式发布。文件内容显示,在接下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过程中,农业保险依然被赋予重要使命。
“提标”是重要着力点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农业保险实现原保费收入815亿元,同比增速达21%;农业保险提供风险保障金额4.13万亿元,同比增长8.6%。
《中国农业保险保障研究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为23.61%,延续了此前的增长势头。目前来看,我国多数农产品的保障广度均达到较高水平,但保障深度基本集中在30%至45%的区间内,因此下一步“扩面”空间可能比较有限,“提标”应该成为未来我国农业保险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一家财险公司农险负责人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我国主粮作物基础保险的保障程度仅包含种子、农药、化肥等基本成本,农户生产中的人工成本、地租成本等还未得到有效保障。”以三大粮食作物为例,保额水平约每亩400元,这与每亩1000元以上的生产成本以及发达国家保障收入的标准存在较大差距。
2018年,财政部、农业农村部、银保监会联合开展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工作,在内蒙古、辽宁各选择4个玉米生产县,其中两个开展完全成本保险试点,2个县开展收入保险试点;安徽、湖北各选择4个水稻主产县开展完全成本保险试点。山东、河南各选择4个小麦主产县开展完全成本保险试点。依据《报告》,从三大主粮作物保险的亩均保额变化来看,效果初步得到体现,但“提标”仍需发力。
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需要进一步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扩大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范围。
记者注意到,去年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已首次发布了三大粮食作物成本保险行业示范条款,三大主粮的保险金额在现行直接物化成本的基础上增加了“地租成本”“人工成本”选项,具体可由投保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以支持保险公司为农户提供差异化、高保障的产品服务,提升保障水平。
国内外发展经验和实践均表明,政府的财政补贴和支持是农业保险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农业保险发展水平越高,越是需要政府的支持。中央一号文件还提出,支持有条件的省份降低产粮大县三大粮食作物农业保险保费县级补贴比例。
“一些产粮大县的财力较为有限,按照目前的农险政策,县级政府要补贴农业保险费的5%至10%,的确有困难。如果不减少或者取消这些县的县级补贴要求,这些县的农业保险很难发展起来。此前,中央财政已经发文对于全国500多个符合条件的‘产粮大县’实行取消县级补贴规定,但是其他一些农业大县仍然要补贴保险费。”在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看来,此举将有助于提高产粮大县发展农业保险的积极性及保险覆盖率。
多举措强化农业发展保障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此次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在“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方面也多次提及保险,将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以奖代补做法逐步扩展到全国就是其中之一。
2019年7月,财政部下发《关于开展中央财政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奖补试点的通知》,开始以以奖代补的形式对各地反映强烈但尚未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内的地方特色农产品保险提供支持,2019年的试点省份为内蒙古、山东等10个省份。《报告》显示,以肉羊和肉牛为例来看,2019年我国肉牛肉羊保险保障取得了快速提升,肉牛保险保障水平及广度同比增长90%以上,肉羊保险保障同比增长也超过70%。和平均水平相比,两品种保险以奖代补试点省份的表现更为优异,内蒙古肉牛保险保障广度同比增长140.6%,肉羊保险保障广度更是从2018年的0.6%提高到了2019年的12%,增长了20倍。
“以奖代补是减轻地方政府补贴负担的重要措施。因为在中央财政补贴的农业保险标的目录中,只有16类22种农产品。各省的一些重要农产品例如牛羊鸡鸭、蔬菜水果、水产养殖等都要靠省地县财政来补贴保险费,地方政府限于财力,每年能拿出来的补贴资金很少,这些产品的保险就做不起来,覆盖率大概只有20%左右,大部分农产品生产得不到保险保障。以奖代补实际上就是中央财政对各省重要农产品,即所谓‘特色’农产品,以奖励的方式,给予一个省不超过3种农产品的保险费给予部分补贴支持。这将大大减轻地方政府在农业保险保费补贴上的压力,增加本地‘特色’农产品保险供给。中央一号文件的这一提法表明这一做法要从试点走向全覆盖,这对于各省特色农产品种植养殖农户是一个利好。”庹国柱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中央一号文件还指出,健全农业再保险制度以及发挥“保险+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农险受自然灾害影响大,也越发受农产品价格波动、动物传染病等因素的影响,因此巨灾属性十分突出。完善的农业保险再保险和巨灾风险分散机制不仅是农业保险的“护身符”,也是农业保险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依靠力量。去年底,中国农业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创立,为我国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体系建设补上核心一环。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认为,在中国农业再保险公司开业后,我国农业保险财政补贴的方向将从补贴原保险向补贴再保险和原保险并重,逐渐过渡到以补贴再保险为主,以再保险机制撬动原保险公司开展农业保险的积极性,并以此为抓手,主导我国农业保险的未来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
而自2016年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以来,试点范围日益扩大的“保险+期货”今年继续出现在文件中。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将保险产品与期货功能的融通,“保险+期货”将为我国农业农村加快生产方式转变、加快现代化进程,推进金融行业服务“三农”新格局提供重要工具。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owered By DESTOON